最新地址 http://456ci.com/ | 请使用 Ctrl+D 快速收藏本站! | 获取地址邮箱:[email protected]

您的位置: 首页  »  情感小说  »  百货小老闆的日子 [6/6]

百货小老闆的日子 [6/6]


  她的脸上红潮还没褪去,对我说:“看看我脸上还有没有东西。”

  我说没了,她还依然的摸个不停,又问头发上有没有。我说:“没有啦,你放心,我怎么会让你带着精子满街跑。”她这才放心。

  我和她亲了个嘴,拉着手去继续等公车,上车以后,她趴在我耳边说:“刚才,挺爽的。”

  “你不怕被路过的人看到吗?”

  “怕得要命,可是越怕就越爽。”

  我和她都笑了。

她靠在我的肩膀上,迷迷糊糊的睡着了。阳光突然照到她的头发上,有一个地方特别的亮,老天,原来,在头发里面,真有一处没被发现的精液!!!

  自从进了一些女用的饰品,来店里的美女一下子多了起来,因为饰品摆在她的附近,所以大部分女生都只在门口挑来挑去的,很少往里面走,好像现在的老板已经不是我了,那些女孩子和明明的关系也在一天一天的拉近。我对明明说:“你是不是想闹革命,把这里据为己有啊?”

  她说倒不排除这个可能,说不定某天趁我睡着的时候就对我下手,先把我的鸡巴割掉,然后再割脑袋。

  我说:“你这个举动不是两败俱伤吗?”

  她说:“女人嘛,不能按常理来判断的,经常做一些连自己都不知道为什么的事。”

  我真后悔把古龙的小说推荐给她看,再这样下去对起话来我真的要不是对手了。她是个聪明的女生,学东西也很快,在两个月不到的时间,我感觉她的素质提高了一大块,当然,名师出高徒嘛,我可以让一个女生甩开情深深雨蒙蒙转看欢乐英雄,这本身就是对一个人最好的改造!

  更难能可贵的是,她的逻辑性和语言表达能力也在进步,床上床下都越来越女人了,这一切的一切,都让我欣喜和满足。

  我发现,人的成就感有许多种,其中最最令人兴奋的莫过于潜移默化的改造你身边的人,让她越来越对你的味。每一个和我在一起相处的人或多或少的都从我身上学到东西,也许,到目前为止,我还算是心灵比较丰富的人,而我也在每一个人的身上获得各样的人生体验,善于观察生活的人,才会使自己更有份量。

  “老板,你说,我只是打个比方。”

  “有话就说呗,你什么时候得罪过我啊。”

  “嘿嘿,那倒是,你这个人看起来不凶。”

  “什么事?你就说吧。”

  “不说了,刚才想说,话到嘴边又忘记了。”

  我看了她一眼,不知道什么话这么难讲,我觉得对于两个对对方身体最隐秘的部分都很了解的人,应该没有什么是说不出来的,但是男人这样想,女人恐怕就是那样想,一定没什么大事,索性我也就不再追问下去了。

  下午的时候,发生了一件不愉快的事。

  其实这样的事情对于一个做生意的人来说时常发生的,只不过找错钱而已,买卖两方都是无心的,一般道个歉也就完事了,再说明明是个美女,谁忍心找美女的麻烦。

  偏偏今天的这个主顾是个中年妇女,这个年龄段的人是我最害怕的,事情之多是你永远也无法想像的,但却是最大的客户群,真是讽刺。这个老女人眼睛里透着彪悍的唳气,嘴里说着难以入耳的话。

  明明眼泪在眼圈里直打转,一个劲的说:“对不起,我真的不是故意的,我看错了。”

  “看错了,五十的和十块的你看不出来,你瞎呀,你看我好糊弄是不是,你怎么做事的…………”

  前面这些就算是有礼貌的铺垫了,后面的话根本就没法听了,文化的贫瘠,生活的拖累,已经把曾经拥有可爱年纪的她们变成了眼下这个样子。

  我也上去接话,可倒好,我也成了被喷的对像,什么眼瞎、雇这样的女人我看是别有心思、看来老板也不是什么好货色之类的话好像已经准备了很久一样。

  我曾经认为自己是最有涵养的人,但是现在也恨不得拿着酒瓶狠狠向她砸过去,我说:“我们都已经这样了,你还想怎么样,你杀了我们得了吧。”

  我不说则以,一说她更来劲了,我怀疑她就是故意找茬来了,“怎么着,你还有理了是不是?怎么的,找错钱是应该的?我如果不多留个心眼,走出这个门你还不认了是不是?”

  “滚吧,泼妇,谁能没有个差错,干嘛这样子不依不饶的!”

  “什么?你还骂人,看你那流氓样,你们两个一看就是一对狗男女,操个妈的,老娘长这么大谁敢骂我,操你妈…………”

  天啊,我感觉当时好像一下子失去了理智一样,我什么也没说,一使劲把她推了出去。

  我知道我这个举动对于一个做生意的人来说,有自毁门庭之嫌,但是男人冲动起来,绝对比女人想像的还要可怕。我当时心想:她要是再进来,我就狠狠的揍她一顿。还好她没有进来,糟糕的是她在外面开始哭天抹泪的骂,我到现在都想不通,这样的人是怎么形成的,为了这点小事就在人家商店门口撒泼,如果老公在外面养女人还不得杀人。

  明明捂住耳朵,静静的掉眼泪。我伸手帮她擦眼泪,想拥抱她,但是不太方便,被外面那个撒泼的老妪看到了不知道说出什么话。也不知道过了多久,门口聚了好多的人,中国人是聚堆症候群,然后就是沸沸扬扬的议论,我在里面看着外边发生的一切,苦笑。

  “你真是的,她骂一会儿也就完了,这样一来事情闹大了啊。”明明边哭边说。

  我没说话,想出去把人群哄散,但是我马上否定了这个愚蠢的想法,这样会让更多的人误会,中国人永远都不相信解释的一方,本来平地都能起波澜,更何况你想文过饰非的时候,流言就是这样起来的,而且势头会极其强劲。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那个老妪过完瘾后走了,我猜她一定诅咒了我和明明的全家甚至要追溯很多代,这段时间没有一个人进来买东西,大家把心思都用在揣测事情的来龙去脉,欣赏一个泼妇卖力的骂街表演。

  一会儿,刘大明推门进来,他问:“老弟,发生什么事了?你怎么把她得罪了?”

  “她很有来头吗?”我问。

  “来头倒说不上,不过凶恶倒是远近闻名。”

  我听了这样的话心里踏实了不少,我说:“没什么,发生点小误会。”就把事情的经过告诉了他。

  他听后对明明说:“女人对女人的敌意是天生的,尤其是失去容颜的女人对正值年少的美女。”

  明明听了他的话后破涕为笑,说:“我头一次碰到这样的人,真是像被扒了层皮。”

  刘大明安慰了我们几句就走了,我感受到一丝温暖。

  “我说明明,你以后会变成这个样子吗?”我问她。

  她伸了伸舌头,说:“绝对不会的,那太狰狞了。”

  我说:“她年轻的时候也可能像你一样呢,后来就变了。”

  她说:“绝对不可能,三岁看大,七岁看老,一个心地善良的人是不会有这样一天的。”我想想大概也是这个道理。

  明明说我刚才很有威势,想不到我力气还挺大。我说:“没给她推出十几二十米就算便宜她了。”

  她笑了,说:“你不怕得罪上帝吗?顾客可是上帝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