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地址 http://456ci.com/ | 请使用 Ctrl+D 快速收藏本站! | 获取地址邮箱:[email protected]

您的位置: 首页  »  情感小说  »  社区管理室的中年男子 [3/5]

社区管理室的中年男子 [3/5]


  【五】

  安佑一早就提前来接班,正要走入管理室,却发现门已关起上锁。

  他以为晚班的人去巡逻,或有事情离开,而且没看到窗口平常出去会挂的告示
牌。

  他拿出钥匙打开门进去四处看了一下,然后往里面的一处通往地下室的楼梯口
走去。

  走下楼梯后,前方走道有一扇上锁的铁门和外面的B1停车场相接;右边的门
里即是拥有和上方管理室一样大空间的房间,现在摆放一些杂物器具。

  他伸手握住门把试着转动,接着打开门进去,发现原来晚班的人躲在这里床上
睡觉。

  床架是摺叠式单人床,之前住户搬家不要的,原本想要丢弃回收,清洁员正辉
看它还满新的──8成新,拿去丢弃回收很可惜,于是留了下来,整理一番后放在
地下室。他没事情的时候,偶而会溜到地下室把折叠床从角落拿出来摊开躺在上面
小睡一下。这也是他当初会将床铺留下来的其中一个原因。

  「喂!~」安佑摇着躺在床上睡觉的那个人的肩膀喊,「春祥──」见没反应
,便使力一点的摇,「睡死了呀,快起来,早上了!」

  「喔!……」春祥马上醒过来坐起身,「干……睡过头了,现在几点?」

  他举起手看了一下錶。「六点十分。」

  「哇靠,今天你这么早就过来了喔,」他伸了一个腰,「嗯──」

  「昨晚太早睡着了,早上五点就醒来睡不着,沖个澡就过来了。」

  安佑看了四周一下。「等等我想先去巡逻晃一晃,你离开的时候帮我把上面的
门锁上,记得要放好牌子,不然住户不知道我去哪里。」

  「既然你这么早就来,我也快下班回去休息。晚上我会提早来接你的。」

  安佑从C栋B1安全门走出来到停车场,同一时间,他听到旁边隔着两栋大楼
的F栋安全门响起了细微的开门声音,虽然很轻声,但在这无人安静的地下停车场
,还是听的见。

  他想看一下是哪个住户在星期六假日的早上这么早出来,平时都9点以后才会
有住户出来。

  是逸梅。

  她左手拿着一包塑胶袋,看起来鼓鼓的不知装什么东西。

  安佑的目光立刻住意到那一包塑胶袋,心中也跟着警戒起来。这和最近发生的
乱丢垃圾事件有关,所以他比较敏感。

  逸梅没住意发现他就站在旁边距离2栋楼的地方,往右前方B栋安全门走去。

  以前没见过她在假日的早上这么早出门,手上拿的那一包东西要上哪去?那里
不能干嘛,她们家的停车位也不在那边。安佑心想,并放轻脚步偷跟在她身后。

  他跟在逸梅身后,看见她走到B栋安全门前停了下来,左右稍微看了一下后,
往旁边角落的2个停车位走去。

  他心中感觉更奇怪了,以为她会从安全门出去,居然绕到旁边的角落去。他看
不到她了,于是加快脚步上前去找到她。

  当他来到B栋安全门前,準备要往旁边转角的角落走去时,和突然出现的逸梅
差个一步就撞个正着了。

  逸梅倒抽一口气吓了一跳,抬头睁着大圆眼看眼前的安佑。

  「吓我一跳!」她空的左手放在胸口作惊吓状,「詹先生,你怎么在这里?」

  安佑没回应她,注意到她左手是空的,绕过她面前来到转角角落查看。

  他看见一包装有垃圾的塑胶袋被随便丢弃在角落,袋口没绑起来,里面的垃圾
掉了一半出来。

  他转身面对逸梅,脸上挂着怒气。
 
  「居然是你丢的,」他看了一眼旁边地上的袋子和散落的垃圾,「从上个月你
就开始挑监视器没看到的地方乱丢垃圾!?」

  「詹先生,这……」逸梅神色紧张的看了一下附近,似乎怕有人出现而难堪,
「实在很对不起……」

  「你没料到监视器镜头转变过方向吧?」安佑指着她身后一处,一架挂在墙上
的监视器,而镜头是面对两人所在的地方,「你刚随便乱丢垃圾的情形都被录了起
来。」

  他正要发脾气时,也想到如果有住户出现的话,会让逸梅很没面子,因此压住
了怒气。「你和我到管理室来。」

  【六】

  「我要把监视录影带交给管委会,」在管理室发起脾气的安佑说,「告诉他门
乱丢垃圾的人就是你。」

  「对不起,我以后不会这样了,」逸梅恳求说,「请不要让管委会知道!」

  他指着捡回来放在服务台上的那一包塑胶袋。「还有这个妳乱丢的塑胶袋……

  他愣了一下,看见塑胶袋里的一堆垃圾中,一团沾有白色液体的面纸中露出一
半尾端打结的保险套。

  逸梅顺着他的目光望去,也看到相同的东西,随即两片绯红飞上了脸颊,尴尬
极了。那是昨晚丈夫用过的保险套,她在尾端打结后并没有处理好,而是随便的包
一下,丢在卧房的小垃圾桶,今天早上收拾家中的垃圾时一起装在同一个塑胶袋里

  「也当作证据和录影带一起交给管委会揭发。」安佑继续说完刚才说到一半的
话。

  「请你不要这样啦──」她开始着急起来,撇头看了一下门外──没有人,低声
下气的求他,「拜託,对不起,我以后不会乱丢家里的垃圾了!」

  安佑看到她的样子低声下气和着急,脸上混杂着难为情和尴尬,心里顿时软了
一大半。

  他走到服务台后的椅子坐下,看了一眼她希望饶了自己一次的模样,再撇过脸
想了一下。

  她老公是管委会的陈监委,一个在社区关係很好的人,且很爱面子,如果向管
委会揭发的话……想到这里顿了一下,浅意识里不自觉的冒出一句话闪过脑海──
她躲在停车场角落拉屎尿。

  很快的会流传到整个社区──管委会陈监委的老婆,就是从上个月开始在社区监
视器看不到的死角,乱丢家中的垃圾製造髒乱──她躲在停车场角落拉屎尿,这句话
又一次闪过脑海,到时会很难堪,他们以后没办法在这里做人了。

  还是算了,没必要做的这么绝,饶了她一次……

  他撇过脸看着站在旁边的逸梅,她是一个风韵犹存且已婚的女人,年纪约40
岁初头,虽然比自己大有13~15岁,姿色却不减,目光不自觉的从她上半身往
双腿看下去,同时咽了一下口水。

  眼前的她居家装扮,绑成马尾的棕色头髮,身穿一件白色略紧的上衣,由于衣
服满薄的,从印在上面的痕迹判断是没戴胸罩,凸现了里头一对丰满的乳房;纤细
的小腰应该是23吋﹔短裤底下一双踩着细跟拖鞋的修长美腿。

  真辣。一个生过小孩且40岁的女人,身材照顾的这么好。

  此时,安佑的浅意识里不自觉的冒出一些影像,就像播放幻灯片一样,以半透
明的影像,从他的面前一张一张的快速闪过──她丰润的嘴唇、舌头、裸体的模样、
白晢的皮肤、饱满的乳房、双腿、阴户、毛、地下室、床、性交、汗……

  一个淫邪的念头在他的心里出现──拿这些事情威胁她,逼她就範,她不敢张
声。

  他在心里打定主意后,不怀好意的笑了一下,大胆的以猥亵方式打量着逸梅的
身体。

  逸梅感觉现在的安佑看她的目光,让自己很不舒服、很没有礼貌,就像公然的
调戏一样,进而使她的心里产生一股怒气。

  「拜託了,」她现在有求于他,于是强压心中的怒气,低声下气的说,「对不
起,我以后不会再乱丢了。」

  他起身离开椅子,撇了一眼窗口外,慢慢的走到她身旁。「你不想我把事情给
揭发出去吧?」

  「恩,」她避开他的眼睛,瞄了一下桌上那一包垃圾袋,「我以后不会再乱丢
了!」

  他将脸凑过去,在她耳边讲了一些话,立刻让她瞪大眼睛,涨红了脸颊和耳根

  「下流!」她后退两步面对他骂了一句,撇过脸看了一下门外,再看向他压低
一点声音,「你讲这什么话!?」

  安佑料到她会有这样的反应,但心里还是有一小股怒气冲上来。「你才下流!

  「什么!?」

  「我不但这样做,同时也会把妳躲在停车场拉屎尿的影片交出去,并让所有的
住户知道。」他得意的说,「看你们以后脸往哪摆,戴面具出门?」

  她愣了一下。妳躲在停车场拉屎尿──

  「胡说八道!」她激动的发抖。

「我胡说八道?」安佑走到电脑萤幕前,调出之前的监视画面将它放大,「你看,
这不就是你吗?」

  那天她肚子很疼痛又尿急,身体很难受,眼看撑不住了,屎尿即将一泻而出,
没多余的心思顾虑到附近有监视器,眼看四下无人,就躲在一台停靠在角落的休旅
车后拉屎尿。

  逼她就範,她不敢张声──安佑心中又冒出之前的念头。

  他估计今天星期六假日早上要9点以后,最快8点半才会有住户陆续出门,至
少还有1个半小时的时间。

  在有持无恐和色慾薰心下,安佑把门关上锁起,一手抓住逸梅的手腕,往里面
的楼梯口拉去。

  逸梅被他突然这样的举动吃了一惊。「你干嘛!?」

  「别叫。」安佑贴在她背后,一手摀住嘴一手抱住腰,「你想让别人知道吗!
?」强制的将她由楼梯口往下拖去。

  他力气大,逸梅反抗不了,心中恐慌的同时,感觉一根勃起的阴茎隔着裤子用
龟头顶在自己的屁股上。

  来到地下房间门口,他一手打开门,一手将逸梅先推进房,然后才跟着进去将
门把反锁,站在门口挡住。

  逸梅恐慌的左右看了一下,她知道管理室的下面有一间房,却没进来过。这里
是约5坪大的地下室房间,一边有一个靠墙站立的杂物架,另一边有一张单人床,
而她身后有一扇进入厕所的门。

  「嘿嘿──」安佑嘴角勾着,表情邪恶的对她一笑,「答应我和你说的事情,我
就当没发生过,也不会揭发出去。」

  「你……你真卑弊!」

  「我也可以不免强你,你现在就可以离开。」他移动脚步往旁一让,意示她可
以出去,「下场你準备去承担。」

  「……」

  逸梅双手紧握咬着下唇。

  「你说话要算话。」她说。

  她看见安佑猴急似的向自己走了过来,便将脸往一旁撇去,她厌恶那邪淫的笑
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