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地址 http://456ci.com/ | 请使用 Ctrl+D 快速收藏本站! | 获取地址邮箱:[email protected]

您的位置: 首页  »  情感小说  »  阿蕊打输麻将的下场 [2/2]

阿蕊打输麻将的下场 [2/2]


阿蕊一叫起床来就全情投入,阿蕊虽然叫得卖力,却不够销魂,好在她声音好听,身材也一流,己经补足有了,她几次叫得透不过气来,要我在她胸前又拍又揉才回过气来。她的屁股也越抬越高,双脚伸到天上去了,这时连我也不大相信眼前一丝不挂的女娃就是平时斯斯文文,为人师表,连低胸装和迷你裙也不多穿的阿蕊。于是从此我知道,只要催起女人的情欲来,圣女也可以变成蕩 妇。这也间中促成了我和母亲和其女人的情事。

话说回来,阿蕊可能是性能力较弱,不到半小时已 了三次身,也晕了一次,只是我还有大把「能量」剩,不能就此放她走,阿蕊虽 了身,却更加浪了,她已经给我 得神智不清,但是还不断浪叫,我们在床上也换了姿势,阿蕊狗爬 式地趴着,我托着她的腰抽插。没多久,阿蕊又高潮了,她的屁股拚命乱颤,叫 声也惊天动地,好在我家那里是独立式别墅,隔音又好,否则别人准以为在杀母狗。没插多几下,阿蕊摆了几下屁股,又 了,只是几次,她的阴精已没有之前那么多了。阿蕊 完身,整个人都软了,趴在床上又晕了过去。我却还十分苦恼,只好慢抽慢插,把阿蕊渐渐又弄醒了,阿蕊一醒,我乾脆把她整个人抱起来插,阿蕊情欲又来了,她又开始浪叫:「唔~~唔~~啊~~好~啊~~啊…啊…啊…好好……啊…啊…啊。」
  
也许是贪享受,她的叫声没那么多变化了,只是随着我的一抽一插有节奏地叫,屁股也上下摆动,身子却没力地靠在我身上,她的两个奶子十分柔软,靠在我胸前时我人都酥了,于是我更加兴奋,抽插也更加卖力。没抽多几十下,阿蕊又去了,整个人抱着我不断喘气,我却还要继续抽插,此时阿蕊有气无力地哀求道:「我不行了,不要再来了,我要死了,你插别人吧……呼…呼。」

这时我妈远在十万八千里外,除了阿蕊,哪有人可以给我降火,而阿蕊的哀求也激起了我的兽性,我抱起阿蕊就往厕所走去,而我的大鸡巴仍留在阿蕊的浪穴里,阿蕊似乎也捨不得离开我的大鸡巴,除了双手抱紧我,屁股也仍机械性地 在摆动,我说:「嘴里说不要,怎么还把我的鸡巴夹那么紧……你这浪货……多久没碰过男人了?你这母狗,看我怎么教训你。」
  
阿蕊现在哪还有半点羞耻心,她对我越抱越紧,屁股也加快节奏摆动,看来她又要 了,我哪有让她那么便宜就到高潮,一下子把鸡巴抽了出来,阿蕊刚快到高潮,身体里却没了我的棒子,那份难受就别提了,只见她双手拚命找我的鸡 巴,嘴里又哭求到:「别,别……求求你,好哥哥,求求你,插啊……亲哥哥……插我……唔…求求你……你要怎样都行……呜呜……求求你…插我……啊……干啊。」
  
我故意说:「插哪儿啊,我可不知道?」   

阿蕊一边喘气一边求道:「插……插我……插我下面……我的……我的……我的阴户……求求你……快点……插我的骚穴……呜。」

想不到身为教师的阿蕊嘴里竟说出这么贱的话来,我真后悔没把她的话给录下来,看她那可怜样我心又软了,我把她的脸按到厕所板上,高高抬起她的屁股,让她又像只母狗般趴着了,我对着她我肉穴又开始毫不怜香惜玉地猛抽猛插,阿蕊马上好像复活了般大叫起来,没几下她又了。而我却不再手软,抱着她软下去的腰继续猛 ,在我这样的虐待下,阿蕊又叫得死去活来,在十几分内又了两次,第二次更又晕了,我这时正快要到高潮,哪能让她像死狗般没反应,于是我不得不把她抱回床上,再慢慢抽插,一边揉着她的奶子,一边对着她的耳朵吹气,好歹把她弄醒,谁知她一醒便又大叫起来:「啊…啊……我疯了……不行了……啊……饶了我吧……不行了……啊…… 啊……我又要去了……好哇……亲哥哥……再来。」
  
我见如此,也一鼓气加快速度抽插,阿蕊声音也史无前例地大,叫得声音都册有些沙哑了,最后我龟头一阵动,一股精便如山洪般射在她浪穴里,而阿蕊让我的浓精一烫,也 了,躺在我身边昏了过去。

这一仗从下午两三点干到日近黄昏,阿蕊也 了七、八次,混身上下都是自己流的唾液和阴精,样子不堪,我望着身边的睡着的阿蕊,只觉越看越可爱,我知道要使阿蕊完全对我百依百顺单靠床上功夫是不行的,我决定连她的心也赢取。我温柔地摸着阿蕊的身体,轻轻地吻她,没多久阿蕊醒来了,见到自己赤 裸裸地躺在我身旁,马上想起刚才的事,本来已被我干得泛白的脸马上变成红苹果,她背过身去泣起来,但是却没有抗拒我的拂摸,我轻声地不断安慰她,她却越哭越大声了,现在我们的身份好像调转了,变成我这个年龄小的亲哥哥在安慰她这个「小妹妹」。

过了一阵子,我不大耐烦了,一把把她抱过来,吓她说:「是不是要我再干你一次才听话?」这招果然灵验,阿蕊由号啕大哭变成趴在我胸前抽泣,我又不断讲她老公的坏处,说:「刚才你浪成那样,准是平时老公有心无力,没能满足你,要是过两年他两腿一伸,你不守活寡了?还是跟他离婚,在这里做个快活人 算了。」阿蕊给我说中要害,顿时沉默不语。

我一看真奏效了,又连连说些甜言蜜语,同时又说:「你现在是我的人了,跑也跑不掉,我手上还有些相片,要不听话就……」在我的威逼利诱下,阿蕊终ss于屈服了,她虽然不说话,但已伸手抱着我的腰,我知道她是我的了。  

天已开始暗下来,我叫她今晚在我家过夜,她迟疑了一下同意了,于是她赤 着身子下床拿电话,我乘机又摸了摸她的奶子,谁知她一动就叫痛,我问她哪里痛,她红着脸说下身,我笑道:「是不是小浪穴啊?来让我看看。」她还有点害羞,不肯打开腿,我笑说:「刚才把腿张那么大,又忘啦?」她嗔道是我计局害她,我又笑道:「没我害你,你哪能叫那么浪。」  

最终我还是要扒开她的大腿,只见原来粉红色的浪穴已给我插得又红又肿。我把手指在裂缝上摩擦了几下,阿蕊人又软了,口里也开始哼叫,看来阿蕊还给人 得少,太敏感了。我笑说:「现在先别发浪,晚上再好好调教你。」阿蕊脸又红了,但她没说话,只是一下床她就脚步不稳,看来是给我干得脚软了。我忙扶住她,抱她回床,笑道:「小淫娃,连离开床一下都捨不得啊?」现在阿蕊已对我百依百顺,我说什么她都不回嘴。
 
我回客厅拿了手提电话便回到床上,看着阿蕊一丝不挂缩在我怀里打电话给老公说不回家睡,真是别有一番乐趣 晚饭自然是阿蕊做的,我故意不把下身的衣服还给她,看阿蕊只穿一件毛衣 ,雪白的屁股一晃一晃的样子,我有种莫名的兴奋。

吃完晚饭,洗完澡,自然是要再温存一番,只是刚才阿蕊是给我霸王硬上弓,现在却是半推半就,一番湿吻和揉搓,阿蕊已开始发情了。我抱着阿蕊又放在桌上,她的毛衣还没脱下来,不过下身却赤裸裸的,雪白的大腿八字形打开,红通通的浪穴又有些湿润了,阿蕊看来还有点害羞,不过我知道,她一开战就发浪的。谁知我的鸡巴一插进去,阿蕊便连连惨呼,插了几下,虽然她的浪穴已开始流水,不过阿蕊还是叫痛,我见浪穴已开始充血,知道下午干狠了,今天晚上无论如何干不成,于是我决定插阿蕊的后庭,但我故意不告诉阿蕊,我知道阿蕊很怕痛,而且她多少是个教师,一定不肯玩变态的游戏,而我现在大鸡巴扯得我特难受,要插不成后庭,就算把阿蕊干死也要 她浪穴。而且现在正好给阿蕊上多一课,让她对做爱有些新观念,以后我就不Call她,也会自动送上门来找我玩。

那时阿蕊也不知如何是好,虽然心里想给我插,可是我一插她又痛。我见如 此,便说:「我帮你自慰,不会很痛。」阿蕊一听又想起下午的事,脸又变得红,看来她连自慰都有些抗拒。我乾脆不管她手的抗拒,一只手到她我毛衣内,翻开她的奶罩,不断揉搓她的奶子和奶头,一只手在她两腿间轻轻摩擦,很快阿蕊的呼吸急促起来,口里也开始呻吟,这次她的叫床声有了进步,越叫越柔媚入骨。

我见她开始浪了,便叫她帮我吹,她这时却死都不肯了,我笑说:「下午吹得那么起劲,现在又扮淑女啦?」说着我的手也停了下来,这时阿蕊已没了我不行,她知道我说什么,她都得照办,于是乖乖含着我的鸡巴,舔了起来。她技术虽然不好,我也不理那么多,我们两人成69式,各有各忙,我撑开她双脚,一边用手指逗她的骚 ,一边用另一只手在她肛门上绞弄,又轻轻抽插,帮她热「肛」。

阿蕊也不知我在弄哪,只是下身越来越骚痒,这时她已顾不得舔我的鸡巴,张开口就大声呻吟,只是我的鸡巴还留在她嘴里,叫起来时,在我耳里便成了「呜……呜…。」的声音,我见调教顺利,便继续加大力度。阿蕊叫得越来越浪了,把我的鸡巴吐了出来,不顾一切地大叫:「啊……啊……啊……好…好…好痒……好……啊……啊~~……继续……啊。」她的浪穴也流出越来越多的淫水。

我把淫水抹到肛门上润滑一下,见可以进入了,于是突然停下手的动作,坐起身来,不知如何,我特别喜欢比我大的人求我,也喜欢把女人当母狗般玩弄。
  
阿蕊忍不住了,又哭又叫:「求求你……亲哥哥……好哥哥~~……唔…… 插我……帮我……我难受死了……求你插小淫娃……啊…唔。」又不住地舔我的鸡巴。  

我故意拿话刺激她:「你现在不是小淫娃了,你是一只母狗,母狗该有母狗的姿势,你知道该怎么摆吗?」

阿蕊的手虽然在阴户上不断搓弄,只是她不得其法,反而越弄越痒,她不得 不哭求道:「是是……唔唔唔……求求你帮我杀杀痒…我是…我是……啊啊…我是母狗啊…呜呜。」 她忙不迭地转过身来,趴在床上,屁股抬得高高的,一摇一摇等着我插。我笑骂道:「看你那淫样,该把你现在那样子照下来,派给你的学生看。」

阿蕊似乎已神智不清,还一个劲说:「好好……快插…亲哥哥…快插我……我,你要怎样都行啊……快 我。」平时文雅清秀的教师样子早已蕩然无存,现在的阿蕊只是一个满口淫话,伸脚等 的女人。我再不客气,一把抱起她的屁股,大鸡巴抵着她的后庭,一下子送了进去一半,阿蕊哪里料到我插的不是浪穴,一下子杀猪般嚎了起来:「啊~~~…………啊……不要……插啊…插前面……痛死我了……啊……啊……啊…。」

她的后庭还真小,把我的鸡巴束得紧紧的,插起来感觉更好,我不管她的哭叫,一点也不怜香惜玉,只是一个劲地抽插,阿蕊拚命拍打床铺,也继续惨叫:「哎呀……啊……啊……啊……啊……啊……啊……痛死了……呜…… 嗯……我不行了……啊啊……不行了。」阿蕊下午给我可能 惨了,于是没几十下她就 了,她的后庭也流了些夹着血丝的淫水,插起来更加舒服,我一气地 她,她开始适应我的抽插,惨叫也变成了浪蕩的叫床,只是间中杂着几声「不要」,没过多久她已晕了四、五次,但每次一醒就继续叫床,到后来阿蕊的叫声开始弱了下去,脸也开始泛白了,屁股 也不大动,只是她还是一个劲叫好。
  
阿蕊又晕了一次,我开始着慌,怕真把她 死了,于是我放慢速度,改为一深五浅地抽插,又是掐人中,又是吻她,摸她……好容易把她弄醒了,她一醒又浪叫起来,但又一边哭求:「嗯……啊…啊……啊………………饶了我吧……不行了……啊…啊…我又要去了……不行了……啊…啊。」

我这时也要到高潮了,我说:「你忍着点……我也要去了。」阿蕊还在哼叫,没几下她的屁股动了动,又 了。她又晕了过去。我这时加快速度,猛抽猛插,对她的奶子大力揉搓。终于龟头一阵酥麻,射在她肛门内,她被我的阳精 炙,也悠悠的醒了过来,伏在我怀里只是喘气。

这天以后,阿蕊有一个多月没来了,听说她正在跟老公办离婚手续,可能也是这天元气大伤,吓坏了,不过我知道她迟早会再来,她忘不了跟我的这次温存。

一天我正在院子里晒太阳,我妈也正在改功课,只听一阵子按门的声音,H跟着便听到阿蕊的声音:「王老师在吗??Jason?(我的英文名)」
  
我一弹而起,一开门,果然是阿蕊,她明显穿得性感多了,虽然衣服的领口 没那么低,但至少是露出一对白嫩的手臂,也穿了一条迷你裙,我妈还在房里没出来,叫我先招呼她,我乘机问她:「有没有带奶罩?」她红了红脸没答话,但终于也摇了一下头,我乐极了,知道她是专程找我的大鸡巴来了,于是我又笑着小声说:「好嘛!一会儿便脱得快,你穿迷你裙也是贪这个吧,一扯下来就ready了……哈哈……怎么……有没有想着我的大鸡巴?小淫娃…不,是小母狗才对……这可是你自己说的,还记得吧?……你不是在我这学了不少招式吗,有没有教你的舞蹈学生怎么自慰?嗯?……或是肛交?」

阿蕊更难为情了,红着脸垂下头不敢说话,我又伸手到她裙下,把她的内裤扯下一截,在她的浪穴上轻轻摩擦,阿蕊吓坏了,又怕惊动我妈,只能不断尝试把我的手退下来,但我哪有那么容易放弃,吓唬她说要反抗的话,我现在就扯下她的裙子干她。阿蕊果然不敢再反抗,由得我在她下身乱搞。我不断加大动作,由一只手指改为三只,又在她浪穴里不断抽插。

阿蕊经过我上次的调教,身体明显敏感多了,没一会儿她便呼吸急促,双手不断隔着衣服揉搓自己的奶子,坐着的身子也变成半躺着,双腿越张越开,口里也轻声呻吟起来。她怕我妈看见,哭丧着脸求我别再弄。我知道再弄她就欲罢不能了,这时我妈的脚步声也响起来,我马上停止动作,阿蕊却狼狈死了,她虽然 马上坐起来,却来不及把内裤拉上去,只好夹紧双腿坐着,也不敢挪位,因为她的裙子下面己湿了一大片,淫水都滴到沙发上了。

我妈见她脸色红,双脚夹得紧紧的,又坐直直的,还以为她哪儿不舒服,在问长问短,阿蕊支支吾吾地说没什么不妥,我在旁边差点笑得合不拢嘴。我妈知道我爱和阿蕊开玩笑,也放下心来,但仍弯下腰来问多一次。我妈在家常穿背心,虽然阿蕊来后她套上一件外套,但都没扣扣子,一弯下腰来,不但乳沟让我看得一清二楚,一对大奶子都露出了半个,把我诱得直流口水,我妈本来就是个美人,中学时代还是个校花,不比现在的阿蕊弱,而性能力肯定强过阿蕊,我突发奇想,记得我上次的春药还用剩些,我决定实行一个计划,顺利的话,不但阿蕊要给我 个够,我妈也得在床上发浪。只是我妈平时是个特传统的女人,从不越雷池半步,要 她只怕有些困难。

所谓色胆包天,我想我爸这么多个月不在,我妈可能也饿坏了,于是我也顾不得那么多。而且我妈平时胆小怕事,即使发现我的计划,也最多骂我几句,我马上开始付诸行动。
  
我知道阿蕊是专程来找我的,所以我并不着急,只等待我妈走开的机会。

没多久,机会来了。我妈要去买菜煮晚饭,她叫阿蕊留下吃饭,阿蕊自然当仁不让,只是她一边和我妈讲话,一边暗暗摩擦大腿,好在我妈却也没发觉,妈咪刚出门,阿蕊就忍不住了,立即躺在沙发上自慰起来,双腿曲着张开,手也伸 到衣服里摸自己的奶子,我一见不禁笑了:「不错嘛……小母狗。在家练多久了?」

阿蕊现在似乎已习惯了「母狗」的称号,一边喘气一边说:「唔…唔……啊啊……呵……呵……快点……来…。」

我看她那么想要,心想她的浪穴八成一个多月来都没给人 过了,看来阿蕊还是挺专一的,一点也不滥。我笑道:「想要吗?知道该怎么做吧?」阿蕊果然听话,虽然骚痒难当,但为了我的大鸡巴能插进她的浪穴,马上迅速地扒衣服,不一会便脱得光溜溜地,她又照样狗趴式爬在沙发上,翘起屁股,嘴里哀求道:「好哥哥……亲哥哥……插进来……求求你插一插小淫娃的骚啊。」

我高兴地说:「唔,好!不愧是一只母狗,该奖励一下你。」
 
我看阿蕊的浪穴已准备就绪了,于是脱了衣服,把大鸡巴狠狠插了进阿蕊的 阴户,这次阿蕊没上次那么痛了,只是她开始还是喊痛,没一会她便浪叫起来,她为了我插得用力点,叫起床来特别卖力:「啊…啊……啊啊…啊……啊…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