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地址 http://456ci.com/ | 请使用 Ctrl+D 快速收藏本站! | 获取地址邮箱:[email protected]

您的位置: 首页  »  人妻女友  »  放蕩又快乐的老婆 [3/8]

放蕩又快乐的老婆 [3/8]


  (三)相聚KTV

  应该说,那晚和宋明的事给我们的性生活带来了更多的色彩。之后一连很多
天,我和老婆每天晚上都沈浸在兴奋之中,我们一边做,一边互相讲述着那晚的
情景,说着一些淫蕩的话,弄得高潮连连. 不过,再精彩的故事也总有腻的时候。

  大约一周后的一个晚上,我们老婆躺在床上,互相抚摸着,我忽然灵光一闪,
对老婆说:「你不是想让我们单位的小鲁干你吗?要不要试一次?」

  老婆兴致盎然,说:「好啊,你想让他怎样干我?」

  我说:「不如把他找到家里来,像上次一样,让他喝醉,然后我们行动。」

  老婆连连摇头:「不行,那样我好害怕,其实现在想起那天的事我还在后怕,
万一宋明醒了,我不知道以后该怎么办. 」

  我想也是,再说小鲁酒量极大,且在酒桌上很能自製,轻易不会喝多。我挠
了挠头,忽然想起一个主意,对老婆说:「有办法了,他不醉,我们可以醉呀。

  」

  老婆愣愣地看着我,我详细地说了自己的计画,老婆听了,点了一下我的脑
门儿,害羞地说:「倒是很聪明,可惜用错了地方。」

  我嘿嘿笑。老婆又说:「不过你可要把握好分寸,不要让他真的插进来。」

  我说:「你放心吧。」然后,我们一边幻想着计画实施的过程一边做,在老
婆的」小鲁,操我吧」的叫声中达到高潮。第二天下班后,我开始实施计画了。

  我对小鲁说请他吃饭,他很高兴地接受了。小鲁还没有结婚,个人时间比较
自由,平日少言寡语,不过我知道他属于有色心无色胆的人,平时我们几个男同
事在一起侃些女人和性方面的事,他从不发一言,但很认真地听我们说,随我们
色色地笑。像他这种长相不错却如此腼腆的男人倒不多见。

  我和小鲁来到一家中型饭店,要了一间KTV包房,小鲁说他不会唱歌,我
说没关係,边喝酒边听音乐也好,他同意了。我俩就在包房里摆了酒菜,喝起来。

  我的酒量不行,怕喝多了误事,就劝他喝,他感于我的盛情,倒也喝了不少。

  酒过三旬以后,我想:到行动的时候了。我对小鲁说:「对了,忘了一件事,
你嫂子一个人在家,大概还没吃饭呢。」

  小鲁忙说:「把嫂子也叫过来一起吃吧,正好让嫂子唱几首歌助兴. 」

  我说好,用手机向家里打电话,老婆想必早已等不及了,听了我的电话,说
她马上到,语气中隐着兴奋. 不一会儿,老婆到了。我一见老婆的打扮就知道她
是刻意而为的。她穿着一个牛仔布的短裤,雪白的大腿露出好多,上身穿着紧身
短衫,蓬勃的双乳轮廓分明。加上甜甜的笑,那种靓丽、性感简直无可比拟.

  小鲁的眼睛已经直了。老婆笑着和他打招呼,他才回过神来,慌慌地让座。

  老婆靠近我坐下来。我们三人边喝边聊些闲话。我的酒量在中等水準,老婆
也还算可以,不过我们都知道今天绝不可以醉得一踏糊涂,于是便做些小动作
(比如偷偷地把酒倒掉一些),小鲁是憨厚人,况且今晚老婆的美豔让他有点六
神无主,一副想看又不敢看的样子,所以根本不会注意到我和老婆的小动作。半
个小时之后,我觉得有些头晕了,老婆也是满脸红豔,我装作醉意十足地对老婆
说:「老婆,唱首歌吧,给我和小鲁助助兴. 」

  小鲁忙点头赞成。老婆也摆了一副喝醉的架式,说:「好啊。」说完拿起酒
杯坐到沙发上,边喝边唱,还不时回来添酒。我则和小鲁边听老婆唱歌边喝。唱
罢三首之后,老婆的歌声就开始走调了,越来越含糊,光听声音,就知道她是喝
醉了。我也装作不胜酒力,拿起一杯酒,混浊不清地说:「小鲁,干!」然后就
趴到桌子上,」睡」过去了。我老婆那里也把麦克一丢,靠在沙发上,不作声息。

  小鲁推了推我,说:「华哥,你怎么样?」我一动不动。沈默一会儿后,我
听见小鲁站起来,好像是走向我老婆了。我偷眼看去,见小鲁走到我老婆身前,
说:「嫂子,你喝多了,醒醒吧。」

  老婆佯醉着,闭着眼,把身子慢慢向下滑,直到整个上半身靠在椅子上,两
条白腿直直地伸出好远,那样子简直…

  小鲁无疑已经看呆了。他一动不动,僵持了足有十来分钟。忽然,老婆喃喃
自语着:「老公,我…唱的好不好…听?」

  小鲁身体颤了一下,又扒啦一下我老婆的肩,小声说:「嫂子,你喝多了,
我们走吧。」

  老婆含糊着说:「不嘛,老公,我…还要唱。」那声音连我都会相信她是真
醉了。小鲁迟疑了一下,忽然转身向我走来,我忙把眼睛闭上,发出沈沈的呼吸
声。小鲁轻轻地推了我一下,在我耳边小声说:「华哥,你怎么样?」我猜到他
是在试探我是否清醒,我便动了一下,继续装作睡得很沈。小鲁一定判断我确是
不省人事了,便再次走向我老婆。我把眼睛再次睁开一条缝儿,看着沙发上的情
景。

  小鲁已经坐到我老婆身边,把左臂从她后颈部伸进去,搂住了她的肩。也许
是不太放心,又轻声说:「我们走吧,你喝多了。」我心里暗想:这小子做事倒
满小心的。谁知我老婆竟把头靠在小鲁的胸前,口里说着:「老公,你说…你说
…我唱得好不…好听嘛?」

  小鲁轻声说:「好听,好听,老婆唱的真好听。」

  我心里暗骂小鲁:这小子倒是不客气!小鲁又向我这里看一眼,发觉没什么
情况后,竟用右手一把抓住我老婆的乳房,揉搓起来。看来他已经忍不住了。老
婆依然闭着双眼,轻哼了一声,嘴里说着」醉话」:「老公,你好坏呀,干嘛…

  摸人家?」

  小鲁不再说话,伏下头,向我老婆吻去,老婆嘴里发出」呜呜」的声音,竟
用手抱住小鲁的腰,微挺起身体,迎接着小鲁的亲吻。我暗想:老婆又和另一男
人接吻了,而且看起来很高兴,此时的她下面一定已经湿透了。他俩的口中发出
很响的吻声,看来是那种法国式的深吻,听得我下麵好硬。小鲁一边吻着我老婆,
一边把手向下移动,渐渐地滑过腹部,向下,终于按到了我老婆的裆间,而我老
婆下身轻挺,发出一声痛快的呻吟。

  小鲁擡起身,把我老婆的紧身短衫从牛仔短裤中拉起来,向上,直卷到胸部
以上,我老婆的乳罩已经完全露出来。小鲁不再迟疑,顺势拉起我老婆的乳罩,
我老婆那对白白的乳房弹了出来。小鲁不顾一切地低头吻下去,含住乳头,像小
孩子吃奶一样吸起来。

  老婆一定爽极了,抱住小鲁的头吟叫着,嘴里」醉话」连篇:「老公,你…

  不要吃人家的…奶奶…哦…啊…」无意中,我发现老婆正半闭着双眼向我这
里看来。由于小鲁只顾埋头吃奶,我大胆地擡起头,向老婆笑了一下,老婆也把
眼睛全睁开,望着我,微张着嘴继续呻吟,还用香舌舔着嘴唇,一副淫蕩十足的
模样,看得我简直要受不了了。这时,小鲁已经开始向下面进攻了。他蹲在我老
婆的双腿间,隔着短裤亲吻她的阴部,双手不停地摸她的大腿,然后,解开我老
婆的腰带,把牛仔短裤和内裤一起拉到膝盖上边。我注意到,老婆还把屁股向上
擡了擡,好方便小鲁的动作。

  我老婆的阴户已经完全暴露在小鲁面前了,藉着昏暗的灯光,我看到老婆的
整个阴部湿得一踏糊涂,还没容我看清,小鲁已经把嘴贴向那里,有滋有味地吸
起来。老婆又是一阵痛快的吟叫,她手扶着小鲁的头,屁股一挺一挺地配合小鲁
的吮吸,简直淫到了极点. 一会儿后,小鲁受不了了,站起身,飞快地解开腰带,
把裤子褪到脚下。我从后面看不到他的鸡巴,但我想老婆一定看见了,因为老婆
已经停止了呻吟,在那里一动不动。在我们的计画中,一旦小鲁要用鸡巴插我老
婆的阴户,我就要假装醒来,以防这最后一关失守。所以,老婆现在一定是有些
怕了。我也做好了準备,一旦小鲁行动,我们的游戏就宣告结束了。

  可是,小鲁并没有急着插我老婆下面,而是跪到沙发上,双腿分开,他的裆
下,正是我老婆那娇豔无比的脸。我一下子明白他要做什么了。果然,只见小鲁
略微向下坐了坐,一手扶着鸡巴,一手扶着沙发背,我从小鲁白晃晃的屁股下的
腿缝中看见一个黑亮的龟头抵到我老婆的红唇上,那一瞬间,我想:老婆会为他
含吗?

  很自然地,我老婆的双唇微启,那龟头直向她的嘴里插入。我老婆的嘴里发
出呜呜的声音,小鲁的屁股也开始上下动起来,我很清楚地看见他那黑粗的肉棒
在我老婆的小嘴里出出入入,而我老婆也微闭双眼,很陶醉地样子为他含着,想
来,这是插过她那迷人小嘴的第三根肉棒了。我把右手移到桌子下面,掏出自己
鸡巴套弄起来,眼睛看着小鲁干着我老婆的嘴,而我老婆竟好像在吃一种美味一
样。我暗想:老婆平日里不太喜欢为我口交,而现在却…看起来她对别人的鸡巴
似乎更感兴趣…。

  大概只有两分钟左右的时间吧,小鲁从我老婆口里拨出鸡巴,飞快地跳下沙
发,伏到我老婆身上,把鸡巴对準我老婆的下麵,看样子是要插入了。可是还没
等我反应过来,只见小鲁发出几声闷哼,身子颤了几下,还一挺一挺地,我知道
他已经射了,在还没有插入之前就射了。我想可能因为他还未通人事吧,实在经
不起这样的刺激,提前」缴械」了。我心里暗笑,这样也好,免得我去制止了。

  小鲁慢慢站起来,我看见我老婆还在那里微微喘气,她的阴毛处沾满了小鲁
的精液,顺着阴阜淌下来。而小鲁又过去亲了我老婆一口,这才提起裤子,系上
腰带,然后竟又坐到我老婆旁边,伏在她腹下,像生物学家观察昆虫一样端详首
我老婆的阴部。

  我想可以到此为止了,再下去的话不知道如何收场了。于是我装作刚有些清
醒的样子说:「小鲁,再喝…一杯吧。」我的头并没有擡起来,我要给小鲁一点
时间恢复原状。果然,小鲁听见我说话了,手忙脚乱地把我老婆阴部上的精液抹
了几把,又把我老婆的内裤和牛仔短裤穿上,系好,而我老婆也暗中配合了他的
动作,一切妥当之后,他才来到我的跟前,把我推」醒」。我惺忪着双眼看着他
说:「怎么了?我是不是喝多了?」

  小鲁回避着我的目光,说:「是啊,华哥,你喝多了,嫂子也多了,我送你
们回去吧。」然后,踉踉跄跄地把我俩送回家。小鲁走后,我关上门,老婆从卧
室里出来,一下子扑到我怀里,娇声说:「老公,太刺激了!」

  我笑着问:「刚才爽吗?」

  老婆说:「我高潮了两回呢!」

  我说:「我让你继续高潮吧。」说完,抱起她走进卧室。我的下麵依然坚硬
无比。躺下后,老婆有点担心地说:「老公,这样做不会对我们的生活有什么影
响吧?」

  我说:「你放心,小鲁是个胆小鬼,今天让他占了这么大的便宜,他只会偷
着乐,绝不敢说出去,而且还会在咱们面前装作什么事也没发生,我们也当不知
道好了。」

  老婆高兴地说:「那就好。」

  我们脱衣服躺下来,我伸手摸着她的下面,小鲁的精液还未全干,粘粘地。

  我色色地问老婆:「怎么样,喜欢小鲁的鸡巴吗?」

  老婆脸上一片羞红,喃喃地说:「他的鸡巴好黑,不过太硬了,比宋明的鸡
巴硬多了,我喜欢. 」

  我又问:「刚才想不想让他插进去呢?说实话。」

  老婆把头埋在我胸前,小声说:「说实话,真的好想,就在他从我嘴里拨出
去的时候,我心里就暗暗说:插我下麵呀。可没想到那么快就射了。」

  我说:「这么说如果他真的插进去的话,你不希望我制止他?」

  老婆更羞了:「我只是那么想嘛,在任何时候我都听你的。」

  我笑着说:「真是我的好老婆。放心吧,以后我一定会让你真正尝尝别人的
鸡巴。」

  老婆说:「那你心里能受得了吗?」

  我说:「还是那句话,只要我们快乐就好。」

  老婆激动万分,主动含住我的鸡巴~~又是精被力尽的一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