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地址 http://456ci.com/ | 请使用 Ctrl+D 快速收藏本站! | 获取地址邮箱:[email protected]

您的位置: 首页  »  人妻女友  »  放蕩又快乐的老婆 [5/8]

放蕩又快乐的老婆 [5/8]


  (五)何日君再来

  忽然有一天,小鲁说要请我吃饭,说要报答上次我的请客。我注意到他和我
说话时,眼睛不敢和我直接对视,而且脸上有些泛红,便猜到他一定是有那种目
的。想必上次的豔福使他念念不忘,又想来一次吧?我想也好,反正我老婆该做
的已经全做了。再找点刺激不为过. 于是我故意问他:「上次是我们夫妻两个请
你的,这次只请我一个人有点不好吧?」

  小鲁连连点头:「是啊是啊,我也想连嫂子一起请的,当然,当然。」那样
子竟有点不知所措。小鲁走后我就给老婆打电话,告诉她小鲁请客的事儿,还笑
着分析了一番。老婆听后也咯咯地笑起来,说,好啊,只要你不反对,我倒想看
看他想干什么. 于是在小鲁的建议下,下班后我和他去了上次我请客时的KTV
包房。

  还是一样的环境,想起上次那种淫糜的场面,我又有些蠢蠢欲动了。

  我和小鲁喝了一会儿后,我老婆如约而至,穿得还是那样性感,不过小鲁倒
不像上次那样没出息,也不多看我老婆,只是热情地一味劝酒,喝了一阵后,我
和老婆相视一笑,很快两个人就」醉」过去了。和上次不一样,小鲁这回没有什
么过分行为,只是好心地请服务生帮他把我们弄上计程车,送我们回来。我心里
明白,他绝不可能只是想请我们喝酒,一定还想干点别的什么,于是我和老婆像
约好了一样,只作人事不醒的样子,任凭小鲁费力地把我们搀到家门口,摸出我
口袋里的钥匙,打开门,又把我俩扶进卧室的床上躺下。

  果然不出我所料,把我和老婆放到床上后,小鲁并没有走,而是先摇了摇我,
见我不醒,又摇了摇我老婆,还是不醒,这才长出一口气,坐到我老婆身边,低
头看她。我感觉得出小鲁的呼吸越来越重,我把眼睛睁开一条缝儿,看见他慢慢
地把手伸向我老婆的胸前,轻轻地压上去,揉搓起来。突然,他朝我看了一眼,
显得有些犹豫,又想了片刻,终于站起身,抱起我老婆,向卧室外面走去。我想
他一定是怕在这里惊醒我,要到外面去干他想干的事。

  卧室门关上了,我回过头,停了一会儿,慢慢地下床,走到门口,无声地把
门打开一条小缝儿,向雪亮的客厅里看去~~

  小鲁小心翼翼地把我老婆平放在沙发上,俯着身又看了一会儿,然后跪在地
上,上半身伏在我老婆的胸前,低下头,吻向她的嘴唇,小鲁的嘴张得很大,把
我老婆的小嘴整个含住,仿佛要一口吃下去,他的双手没有閑着,有我老婆的胸
部和下面来回抚摸,一会儿后,我老婆显然已有些忍耐不住,身体开始扭动起来。

  小鲁站起身,撩起我老婆的裙子,扒下内裤扔在一边,然后又跪下来,把头
埋进我的老婆的大腿根处,舔弄起来。我老婆似乎兴奋到了极点,她双手抱着小
鲁的头,下身使劲挤向小鲁的嘴,边叫边说:「老公…你舔得我好舒服,快,把
…把舌头…把舌头伸进去呀,舔…舔里面,啊…哦…啊…」

  小鲁舔得更起劲,头不停地晃动,不时发出响亮的」叭叽」声。看见老婆被
小鲁舔得忘乎所以,我也止不住兴奋,掏出肉棒套弄起来。舔了足有十分钟之后,
小鲁终于站起身,开始脱自己的裤子,这回和上次不同,他把整个下半身脱得一
干二净,我从他的侧面清楚地看见他坚挺的生殖器。也许他还在怀念上次干我老
婆嘴时的感觉吧,脱光后,直接把鸡巴插入我老婆的嘴里,轻车熟路地操起来,
一只手还伸向我老婆的阴部抠弄。我老婆的嘴被胀得大大的,我想小鲁的鸡巴已
经顶到她的喉咙了吧。她的下面也一定很舒服,不停地迎合小鲁的手挺动。一定
是吸取了上次的经验,小鲁并没有在我老婆的嘴上干多久,也就两三分钟吧,他
拨出来,把我老婆的双腿分得大大的,看样子是要真的插入了。我已经做好打算,
我不会去制止的,一切由我老婆自由选择。

  我老婆的选择在我的意料之中,她没有装作醒来,而是任由小鲁分开她的双
腿,她能很清楚地看见小鲁扶着那根黑黑的鸡巴,送到她的阴门前,然后,很顺
利地插进去。我老婆的小穴里终于迎来了她期盼已久的肉棒,她大声呻吟着。小
鲁可能觉得她的声音太大,怕惊醒我,忙低下头,趴在我老婆身上,用嘴堵住了
她的嘴,只能发出呜呜的声音。忽然,我感觉好像有点不对劲,只见小鲁的头被
我老婆的双手慢慢支起来,呻吟声也停止了,我听见老婆的声音:「小鲁,怎么
…会是你,不要,你…不可以这样,不要啊…」说着,竟要挣扎着起来。

  小鲁忙把她重新按倒,喘着气说:「嫂子,你听我说,我早就…喜欢你了,
求你了,就让我…来一次吧。」说完,继续动起来。

  我老婆有气无力说:「不可以…我老公就在…里面,啊…小鲁,你…好硬啊,
力气好大,啊…」

  」嫂子,你…太性感了,我早就想上你了,这几天,我脑子里想的……都是
你。」

  」真的吗?小鲁…原来,你早就想了,你就那么…喜欢干我吗?」我老婆已
经不再拒绝,反而抱住小鲁的屁股,配合他的抽插。

  小鲁一见我老婆这么快就投降了,抑制不住高兴,插得更猛了:「嫂子,你
知道吗?每次看见你,我都止不住想干你,每天晚上…我都是一边想你,一边…

  自己弄,啊…嫂子,操你,好舒服!」

  我老婆彻底放浪了:「小鲁啊,原来…你这么可怜,你这么想…操我,为什
么…不向我说呢?说不定…我会答应的。」

  」真的吗?嫂子,你会…答应?」

  」会呀,小鲁,我会的,你的…你的鸡巴这么硬,这么…粗,这么会操,啊
…小鲁,嫂子愿意让你操啊…」

  」我的好嫂子,我太高兴了,你的逼夹得我好舒服…啊~~嫂子,我要…我
要射了。」

  」啊,不要,小鲁,不要射在里面,快…快拔出来。」我老婆忙向外推小鲁,
自己也挣扎着坐起来,小鲁立起身,肉棒离开我老婆身体,只好慌忙地用手继续
套弄,我老婆伸手接过小鲁的鸡巴,替他弄着,很快,从小鲁的马眼里喷射出白
色的液体,直直地射在我老婆的脸上,一股又一股,我老婆没有避开,而是眯起
眼迎接那喷射,一副陶醉的样子。看小鲁射完后,我老婆竟张口含住小鲁的鸡巴,
为他清理肉棒上的残留,小鲁也不曾想她会有这个举动,一时呆呆地看着我老婆
动作。

  清理之后,我老婆慢慢吐出小鲁的鸡巴,还伸出舌头舔了舔流到嘴角的精液,
红光满面又羞涩无比地看着小鲁。小鲁好一会儿才醒过腔来,忙坐到我老婆旁边,
搂着她:「嫂子,你…你太好了,竟然肯为我…我太高兴了。」

  我老婆也回手抱住小鲁,把脸贴在他的胸前,一只手又攥住小鲁已经软软的
鸡巴,抚弄着:「小鲁啊,今天你把我…,你不会从此看不起我吧?」

  小鲁忙说:「怎么会?嫂子,我喜欢你、感谢你还来不及,怎么会有别的想
法呢?我发誓…」

  我老婆打断他的话:「不用了,只是…人家怪不好意思的,背着老公,让别
人给…操了,好羞啊。」说完,把脸紧紧地贴在小鲁的胸膛上,再不敢擡起。我
心想:羞是一定的,只是恐怕越羞会觉得越刺激,也就越喜欢.

  小鲁擡起我老婆的脸,那上面还有他刚才射出的精液,已经粘了一些在他的
衣服上,他也不管这些,对着我老婆的嘴吻起来,我老婆也热烈地回应。吻一会
儿,小鲁说:「嫂子,你以后还会…还会…让我操吗?」

  我老婆又害羞地低下头,摸着小鲁的鸡巴,小声说:「也许…会吧。其实,
我也喜欢你的这个呀。」

  说完,把小鲁的鸡巴立起来,仔细端详着,说:「你的…这么黑,一看就有
力量,插在里面,胀胀的。」

  小鲁好像被她摸得又有反应了,说:「嫂子,来,再吃几口,我好喜欢被你
含着。」我老婆竟二话没话,再次把小鲁的鸡巴含在嘴里. 刚才光听他俩说话,
我已经停止了套弄,现在看他们居然还没有结束,便又一次握住自己胀得不得了
的肉棒,心说:「老婆,你也太不像话了吧,只知道在那里和小鲁舒服,不知道
你老公在这里已经憋太久了。」不由心中有气。

  再看外面,我老婆还在那里十分认真地舔着小鲁的鸡巴,一会儿舔舔龟头,
一会儿舔舔阴茎,一会儿把鸡巴整个含住,有几次竟然把头深深埋进小鲁的裆间,
去舔那阴囊,而那根原本已经疲软的肉棒此时也已雄风再振,小鲁这小子被舔得
七荤八素,早就忘记身在何方了,只知仰着头在那嘶嘶哈哈地享受。一瞬间我觉
得老婆似乎有点过于淫贱了,可心中隐隐觉得她越是淫贱,我就会越兴奋. 看她
在那里放弃平日里的端庄与文静,甘愿用这种淫贱至极的方式去服侍别的男人,
我心中五味杂陈,而那种强烈的快感也要将我烧化了。我甚至在心里说:「老婆,
让别的男人干你吧,使劲干你,把你操得叫喊连天,爽到极乐。」

  我正在胡思乱想,外面的两个人又开始了。我老婆把手扶在沙发上,撅起屁
股,小鲁则从她后面插进去,一下一下地撞击着我老婆的臀部,两个人的交合处
不时发出」咕叽咕叽」的响声。小鲁口里没有閑着,边干边说:「嫂子,想不到
你这么淫蕩,早知道的话,我早就干上你了。」

  我老婆也是兴致勃勃,边淫叫边说:「现在知道,也…不晚啊,你不是正在
…操着我吗?」

  小鲁说:「是啊,其实,我已经干过你一次了,只是…只是没有插进你的下
面。」我知道小鲁说的是上次在KTV包房里的事,他到现在也没有想到那是我
和老婆设下的一个局。我想:我老婆会把实话告诉他吗?

  」什么时候啊?我…我怎么不知道?」我老婆没有承认.

  」就在上次华哥请我吃饭的时候啊,那天…你们都醉了,我就在沙发上把你
摸个遍,舔个遍,还把…还把鸡巴插进你的嘴里,啊…好爽,你还叫我老公呢,
是不是…把我当成华哥了?」

  」啊…讨厌,原来那天…是你呀,我还以为是…我老公在…在弄我呢,你…

  你好坏呀。」

  」嫂子,不是我坏,是你太迷人了,让我止不住想…想操你。」

  」啊~~哦~~小鲁,以后,你想操我…就来操吧,以后嫂子随时让你操,
只要…只要你说一声,我的…我的…那个…那个逼就是你的,啊…啊…让你操…

  好舒服啊!小鲁…你的大鸡巴…操死我了,真想叫你一声…好弟弟…好…哥
哥…

  亲爸爸…亲…爷爷,我的亲…老公啊~~」听声音已经到了最后关头.

  我想不到老婆会叫出这么淫蕩的话,这哪里还是我那平时里文文静静的老婆
呀?连弟弟哥哥爸爸爷爷都叫出来,难道她还想乱伦不成?唉,女人啊,兴头上
简直就是一只母兽. 老婆的淫叫声渐渐弱了下去,看来高潮已过,而小鲁还在使
劲抽插。老婆的身体软了下去,慢慢地趴在沙发上,小鲁一时没有扶住,鸡巴也
溜了出来,急得他直叫:「嫂子,我还没射呀,你不能…」

  我老婆有气无力地翻过身,喘着气说:「我…不行了…来吧,到这里来。」

  说完指了指自己的嘴。小鲁一听,马上跪到沙发上,骑在我老婆的头上,像
那天一样,把鸡巴插进我老婆的嘴里,用力操起来。许是插得深了些,我老婆嘴
里呜呜着向处推小鲁的胯部,小鲁并不管许多,只顾抽插,速度越来越快,最后,
身子痛苦地扭曲几下,全部射在我老婆的嘴里. 过了好久,小鲁才把鸡巴从我老
婆嘴里抽出来,随着他的鸡巴流出一股浓浓的精液,经过我老婆的下额,直滴到
胸前。小鲁穿回自己的衣服,收拾停当后坐在疲倦已极的我老婆身边,拿起一块
卫生纸,边擦边说:「对不起,嫂子,我控制不了自己,把你弄髒了。」

  我老婆轻轻地说:「没事的,其实,我喜欢这样。」然后,又说:「小鲁,
你走吧,我老公怕是要醒了。」

  小鲁朝卧室的门看了一眼,他当然看不到我。想了想,说:「嫂子,今天的
事华哥他…不会知道吧?」

  我老婆说:「放心了,我不会告诉他的。」

  小鲁嗫嚅着说:「那…以后…我…我们…还能再这样吗?」

  我老婆笑了笑,伸手摸着小鲁的脸,千娇面媚地说:「只要你想,总会有机
会的。」

  」太好了!」小鲁一把搂住我老婆,」我的好嫂子,不,我现在不叫嫂子了,
刚才你叫我什么来着?」

  」哎呀,你好坏,刚才那是人家乱叫的。」老婆羞得低下头.

  」我想再听一次,叫我一声老公吧。」小鲁不甘休。

  」我不。」

  」求求你,就叫一声。」

  我听着有点好笑,这小子居然还有这个瘾. 我老婆娇笑着说:「人家的老公
在里面睡觉呢,哪里还有老公。」

  小鲁说:「刚才都叫了,现在叫一声有什么呢?好嫂子,叫一声嘛,求你了。

  」

  我老婆被缠不过,用手指点了一下小鲁的额头:「你呀,好吧。」然后声音
极低地叫了一声」老公。」

  小鲁满脸堆笑,说:「太小了,听不到啊。」

  老婆撒娇地一扭身子:「讨厌啦,什么破老公,故意逗人家。」

  小鲁这才满意地搂紧我老婆,说:「好老婆,以后老公后常来操老婆,你喜
欢吗?」

  老婆说:「那你什么时候还来呀?」

  小鲁说:「这就要听你的了,你认为时机到了,告诉我,我就会来。」

  我暗想:看来今后我老婆要忙起来了。老婆说:「那好,你记住,以后有机
会我自然会打电话给你,我不打电话你就不要来,好不好?」

  小鲁说:「可以,但不要让我等太长时间啊?」

  老婆说:「放心吧,其实我也希望你常来呀。」

  小鲁一脸坏笑:「是吗?让我来干什么呀?」

  」你坏,又逗人家。」

  」说呀,来干什么?」

  我老婆站起来,也把小鲁拉起来,笑着说:「好了好了,再不走我老公就要
醒了。」然后往外推小鲁。推到门口时,见小鲁一副恋恋不捨的样子,便说:「
好了,我说就是嘛,让你来…让你来…来操我呀。」

  小鲁听完兴奋地抱住我老婆的头,使劲亲了一口:「好老婆,等我下次来哦?」

  然后推开门,蹦跳着走了。我老婆看着他下楼了,这才关上门,转过身来,
我已经站在她面前。我笑着说:「把你老公送走了?」

  老婆一把抱住我:「老公,刚才好刺激啊!」

  我说:「是吗?被小鲁操得舒服吗?」

  」嗯。」

  我说:「我知道,你故意清醒过来是想把事情挑破,好让他能经常来操你,
对不对?」

  老婆娇声说:「是啊,老公,你不愿意让我这样吗?」说完擡起脸,怯怯地
看着我。我笑了,抚着她的头,说:「我愿意的,只要你高兴,你找谁操你我都
没意见,不过,你知道现在谁最想操你吗?」

  老婆愣了一下,随即明白过来,伸手摸向我的下身,夸张地叫了一声:「啊,
这么大了!」我一把抱起老婆,把她扔到沙发上,在她咯咯的笑声中,迫不急待
地一插到底。